購物車

購物車內沒有任何商品。

05

13

2022

傳承與創新的轉捩點,陳則諭跳脫框架轉型「星農場」

每當踏入嘉義民雄的三興村,總會被眼前滿山遍野的鳳梨園所震懾,它們整齊劃一地排列著,靜靜地等待採收農人將其摘下,而風裡還夾雜著些許的果香味。

「在欉黃」的鳳梨在陽光的照射下十分耀眼,如同金黃色的鑽石在田地裡熠熠生輝,「星農場」二代老闆陳則諭,堅持以無毒且友善的方式進行田間管理,致力讓消費者認識鮮甜而不酸澀的鳳梨滋味。

在欉黃的金鑽鳳梨成本較高,但口感與香氣更為順口。

劃出魚池區隔,陳則諭友善栽種在欉黃鳳梨

陳則諭憶起十年前回鄉從農的經過,是源自於姊姊的一通電話,訴說著父親對於金鑽鳳梨的熱忱。父親陳憲星為台灣第一位成功試種新品種的金鑽鳳梨之父,在四十多年的歲月乘載之下,累積了許多技術與經驗。不捨父親畢生的事業就此畫下句點,陳則諭選擇回鄉為星農場開啟全新的篇章。

剛開始回鄉從農的陳則諭跟著父親學習農法,但隨著日月相處,他逐漸發現自己與父親想走的路並不相同,侷限的通路市場使得價格無法操之在己。「時代不一樣了,身處在魚池裡必須畫出區隔,才具有競爭力。」陳則諭侃侃說道。台灣早期種植金鑽鳳梨的比例極低,然而,目前市場上卻有八成的品種屬於金鑽鳳梨,明顯過剩的局勢已與上一個世代大相逕庭。為了尋找屬於自己的產品定位劃出市場區隔,陳則諭決定朝友善栽種邁進,並且選擇採收「在欉黃」鳳梨,打造高品質的品牌價值。

星農場二代老闆陳則諭調整經營方針,以友善栽種為目標。

完熟採收,香氣與口感兼具的「在欉黃鳳梨」

事實上,大多數農友為了追求產量,採收鳳梨多以「後熟」為主,土綠色的表皮須放置幾天才會轉黃,香氣、口感與在欉黃鳳梨相差甚遠。市面上酸澀的鳳梨滋味總是讓消費者退避三舍,而為了維護產品品質與通路商間的合作關係,只交付最好的產品,便是陳則諭始終如一的堅持。「其實品質不夠好,我們也不會賣啦!」在十幾年來的耕耘之下,陳則諭以產銷履歷與農糧署無毒驗證為商品作擔保,逐漸讓志同道合的通路商看見星農場所散發出的光芒。

陳則諭以產銷履歷與農糧署無毒驗證為產品作擔保

星農場的生態平衡,連小動物也前來拜訪

「以前的觀念認為作物不漂亮就是化學肥料或農藥灑得不夠,用重一點就好!其實根本原因在於土壤,但這一條漫長道路,鮮少有人願意走。」陳則諭將新土壤拿去檢驗分析成份,並使用有機液肥使農場裡的土壤恢復養分。當土壤貧瘠,植株抗病蟲害的能力也會隨之降低,唯有從根本解決問題,才能讓友善栽種的果實成長茁壯。

在鳳梨農場裡,時不時就有小動物前來拜訪,「小兔子吃鳳梨頭、白鼻心吃一整顆,松鼠吃一半,老鼠只咬下面一口,但就隨便他們吃吧!」陳則諭打趣地說道,面對這些不速之客也束手無策。而為了減少農藥占比,他著手製作有機液肥以降低化學農藥的使用率,友善無毒的經營目標,一直指引著他向前邁進。

小動物總忍不住口腹之慾,偷偷品嚐鮮甜可口的鳳梨。

陳則諭在經營上暗藏許多眉角,他總會照顧到其他人所忽略的細節,就連分級包裝也不馬虎。以優力膠條敲打著一顆顆豐碩的鳳梨果實,仔細判斷鼓聲與肉聲是他再熟練不過的日常。「務農很辛苦,但看到消費者喜歡我種出來的鳳梨,就會很有成就感。」陳則諭從2008年返鄉至今,逐漸摸索出屬於自己的品牌輪廓。面對農村裡瞬息萬變的挑戰,他總是抱持著正向積極的態度迎接,未來也將持續朝著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努力。

敲打鳳梨時回音較大稱作「鼓聲」,風味較佳。
回到文章列表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