購物車

購物車裡面沒有商品.

全館滿599元免運,快去看看!

04

22

2022

走過產業興衰,阿里山極邊致力復育鮮山葵

從阿里山銷聲匿跡的山葵,是許多饕客心中的絕佳調味,更是日治時代極為重要的綠金產業之一。然而,隨著林務局在2019年正式全面剷除禁種,使得阿里山的山葵產業走向歷史,在當前的台灣市場上,鮮少有機會發掘它的蹤跡。

黯淡幾年光景,曾經消失的山葵如今卻又重現曙光,就在阿里山山腳下的「阿里山極邊山葵農產行」,成為目前阿里山地區唯一合法種植且成功復育山葵的品牌,他們將外銷日本的天然山葵,重新帶回台灣市場,致力於向消費者推廣山葵獨特的好味道。

「阿里山極邊山葵農產行」近年來在中海拔地區復育山葵

日本人的一句話,踏入山葵農的日常

憶起踏入山葵農日常的契機,老闆娘林家蓉說道:「那時有許多日本人提醒我們,台灣人都沒有吃過正港的哇沙米,實在是太可惜了。」事實上,台灣種植的山葵大多直接銷往日本,阿里山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與氣候環境,為山葵打造極佳的成長空間。然而,對台灣人來說,「山葵」卻是一項十分陌生的作物,甚至鮮少有人看過它的真身。消費者經常將市面上的芥末與之混淆,誤以為完全沒有山葵成份的辣根,就是哇沙米的好滋味。

台灣人鮮少吃過正港的哇沙米,甚至不瞭解它的原貌。

半百歲月,江金品走過山葵的興衰歷史

山葵農產行老闆江金品在四十五年前便與山葵相識且相惜,近年來開始引進日本品種進行交叉試驗,將僅能種植於高海拔地區的山葵,轉移至海拔1200公尺的網室栽種,並且成功復育。「我跑過台灣各個山頭,只要海拔超過2000公尺的地方,我就去嘗試,可惜沒有成功。」江金品曾經奔波於梨山、霧社、拉拉山、太平山等高海拔地區,繞了一大圈後,才決定回到熟悉的故鄉-阿里山。

現已古稀之年的江金品,接觸山葵的歲月十分悠久,從種植、加工、出口、研發到馴化,幾乎走過山葵的興盛、衰落、復興,情有獨鍾的他認為:「趁現在自己還可以行走,就想繼續做這些工作。」將近五十年的相伴,讓江金品毅然決然選擇到中海拔的石棹復育山葵。有別於早期種植在山林地,網室植物工廠不為水土保持帶來威脅。江金品的網室目前復育12個品種,清淨而寬敞的空間,栽著一株株大小、形狀不一的山葵,但只有其中的百分之三十,有機會存活下來。

老闆江金品接觸山葵近五十年,並引進日本品種進行交叉試驗。

純天然山葵,順口不淚流

小小一株種苗價值不斐,再加上農民種植的辛勤與租金成本,導致純正的山葵單價極高。櫃架上琳瑯滿目的芥末產品,幾乎是由化學色素與辣根調味而成,山葵的含量極低。「有別於化學調味,總是會嗆到頭痛、流淚,天然的山葵較為順口,也只有我們家敢提供試吃。」老闆娘林家蓉自信地說道。

「產品的好與壞,不能只有我們自己說,是顧客感覺出來的。」阿里山極邊山葵農產行積極參加市集,涉足嘉義博茶會、台北花博,以及希望廣場等地。顧客試吃著沾撒山葵鹽的芭樂,感受芭樂本身的甜,被天然山葵鹽清爽的嗆、鹹風味提升一個層次。關於產品的好,唯有親自體驗才能領悟。「說真的,我們家如同中毒一般,煮菜或煮湯若沒有使用這包山葵鹽,就彷彿少一個味。」林家蓉誠摯地分享私房菜的秘訣。

老闆娘林家蓉侃侃而談地介紹自家產品的優勢

極為珍貴的山葵,是金錢也未必能換取的產品。然而,就在嘉義的阿里山上,山葵農江金品與林家蓉奔波各地,將半百的時光奉獻於此,延續了曾經興盛一時的山葵產業。清幽的網室,依傍著層層山巒,翠綠而鮮嫩的山葵苗正努力成長茁壯,而阿里山極邊山葵農產行,也正積極地向台灣人分享鮮山葵獨特而難忘的風味。

分享文章:

回到文章列表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